一场考评带来怎样的变化?(小康路上绿色力量)

  核心阅读

  一场生态考评,带来城乡面貌新变化。在江西瑞金,自实施绿色发展考核评价以来,景区干净整洁,工矿整顿转型,环境焕然一新。

  2018年,生态考评纳入瑞金市重点工作考评体系后,参评单位及党员干部推进绿色发展的动力更充足,人民群众的生态环境满意度日益提升。

  

  一场被称作“生态考评”的“考试”,正在江西瑞金进行。

  2016年,瑞金开始进行绿色发展考核评价,全市17个乡镇、131个市直单位都是被考核对象。四年来,生态考评的命题水平不断提升,保护、修复和开发均占分值,蓝天、碧水和净土行动成绩日渐突出,红色故都成为赣鄱大地的“绿色标杆”。

  “过去的考评失分点,现在是妥妥的加分项”

  绿树掩映的瑞金市沙洲坝镇,红荷碧叶,芳草茵茵。若非看到镇长杨华中手机里存的旧视频,很难想象5A级的瑞金共和国摇篮景区旁,竟曾有一处杂草丛生、蚊蝇横飞的垃圾堆放点。

  “当时考评组抽到这里,我心里咯噔一下。”杨华中说。果然,在2018年度考评中,沙洲坝镇综合排名居全市第四,但生态考评得分落到第七。“偏科了,短板太明显。”杨华中介绍,沙洲坝镇于2019年取缔了辖区所有垃圾堆放点,投资3000万元对景区周边进行集中整治。

  “过去的考评失分点,现在是妥妥的加分项。”杨华中领着记者,一路看变化:新建的开放式景区与村落融为一体,农村人居环境焕然一新。

  一场生态考评,带来城乡面貌新变化。

  生态考评怎么考?命题、答卷和阅卷又是怎样的过程?令人好奇。

  考评的设立,创新示范是初衷。2016年,江西成为首批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之一。《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(江西)实施方案》中明确要求,“基本建立体现绿色政绩观的评价考核制度”。先行先试,走在前列,革命老区瑞金当仁不让。

  考官由谁担纲?2016年,瑞金市生态文明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(简称“市生态办”)成立,设在市发改委,牵头开展考核工作;市生态环境局、市自然资源局、市农业农村局等11家相关单位选派考官。

  命题内容,则是强化基础抓重点。各考核单位原有的日常检查项目被化零为整,经市生态办统筹赋分后,逐渐形成乡镇政府与市直单位两张卷、基础工作与重点工作两类题、山水林田湖草的保护、修复、开发兼顾的立体考评体系。

  阅卷怎样打分?一把尺子量到底。每逢年底,市生态办编制下发考评细则,各参评单位将年度工作材料汇编成册并上报。经初审后,考评组集中赴各单位现场抽检、打分。

  云飘水流草木长。环境状况动态变化,环保要求不断提高,生态考评的题库也逐渐丰富。2017年,新增了山水林田湖修复和保护工作;2018年,新增了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工作;2019年,新增了公共机构节能工作。市生态办三度更新考评细则,考评细则的篇幅也由最初的8类、65项、8000余字,拓展至14类、94项、17000余字。

  “生态考评纳入重点工作考评后,明显感受到了压力”

  生态考评的目标,在于查漏补缺。但是,把参评单位的考核结果转化成有效激励,却并非一蹴而就。

  1.5万元,这是2016年生态考评后,给予15名获评先进工作者的全部奖励。不过,即便算上拨付给16家先进单位的8万元奖金,仍显得激励不足。彼时,生态考评已广为人知,激励力度却差那么点儿意思。

  “要让考核结果转化为治理实效,就得实现正向激励与反向约束的有机结合。”瑞金市发改委副主任宋长风介绍。

  2018年底,生态考评被纳入瑞金市重点工作考评体系,权重为13%;2019年,权重增至18%。在当地党员干部看来,这意味着生态保护的成绩将直接影响自己的年终绩效。往后工作如何开展,需要细细思量。

  观念和态度的转变,往往体现在细节中。2016年,生态考评试点之初,一些单位上报材料时常常拖拉,需要宋长风多次打电话催促。但从2018年底开始,情况悄然改变。市生态办催材料的电话少了,参评单位主动问询的电话多了起来。

  来电者中,就包括市供销社副主任杨衍鸿。他坦言:“生态考评纳入重点工作考评后,明显感受到了压力。”但起初,杨衍鸿还在纳闷儿:像供销社这样的单位,究竟与环保有多大关系?

  宋长风对照着生态考评细则一条条讲解:“农业生产资料流通、再生资源回收是供销社的重要业务板块,经营过程中是否会产生污染?应采取何种措施避免?能否利用覆盖城乡的网络承担起更大的环保责任?”

  武夷山脉西麓的瑞金,群峰环抱。在一些偏远村落,再生资源回收能力弱,污染隐患较大。按照生态考评细则,市供销社通过给予津贴补助等方式,聘请农村保洁员兼任再生资源回收员。

  目前,全市已建立覆盖所有自然村的四级回收网络,专兼职回收员达2700多人。与此同时,回收种类也更加细致,过去随意丢弃的废旧农作物地膜和化肥编织袋,被悉数纳入回收范畴。如今,已有越来越多像供销社这样的非环保职能部门主动挑起担子,肩负起生态责任。

  “再不补课,考试就不及格了”

  手中的铅笔轻轻一勾,宋长风在近两个年度的生态考评排名表上各画了个圈,“九堡镇”三个字映入眼帘。2018年度,九堡镇在全市17个乡镇中处于末位;2019年度,排名一举跃升至第六。数字背后有怎样的变化?

  车子驶入九堡镇,新铺的水泥路直抵大山深处,名叫“沙陇”的砖瓦用页岩矿就藏在峰峦叠翠中。几年前,很多人都不愿往这儿来。那时,山上炮声隆隆,山下车轮滚滚,满载煤矸石的大货车首尾相连。路旁散落着煤渣,路面被轧得坑坑洼洼。上世纪80年代至今,矿产开发让沙陇矿粉尘弥漫、满山疮痍,洗矿水直排、河床淤塞严重。

  “再不补课,考试就不及格了!”九堡镇镇长赖志勇反思道。2019年,沙陇矿停产改造,镇里向上级争取资金390万元用于治河清淤,筹集320万元修复矿山。目前,新植的木荷、枫树已枝繁叶茂,满山青翠。

  沙陇矿停产后,九堡镇引导村民发展绿色产业,“跑矿”十几年的钟久宁也转型了。“环境搞坏了,赚了钱也无福消受!”老钟说。原先,村里的路被运矿车轧坏,一些地方塌了四五十厘米,老钟买的小轿车憋在家里开不出去。如今,老钟再不用像以前那样起早贪黑跑车了,他与人合伙包地,种了280亩脐橙和120亩湿地松。聊起眼下的生活,老钟很乐呵:“就一个字——好!”

  2019年度生态考评结束后,市生态办开展了公共生态环境满意度调查。据抽样调查显示,九堡镇的公共生态环境满意度为全市第五名。“生态考评科学公正,干部群众都满意。”赖志勇感慨道。

  九堡镇的变化,恰是瑞金的缩影。赣州市发布的绿色发展指数显示,在18县市区中,瑞金市环境污染治理投资占GDP比重已从2016年的倒数第一名升至2018年的第二名。瑞金市委书记许锐表示,要让群众有更多幸福感,必须将绿色发展考核评价体系构建得更加科学完善,把生态文明建设融入经济社会发展全过程。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0年06月15日 14 版)

(责编:牛镛、岳弘彬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fanglangyong.com